苹果 Vision Pro 和 GPT-4开启了「智力盈余」时代

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

2023 年已经接近过半,但是还没有什么人说这一年是「XX 元年」,毕竟我们在乐观时代的乐观情绪鼓动下,已经把「AI 元年」,「VR 元年」,「元宇宙元年」,以及区块链,Web3 等等技术的元年分配出去了。

与之相反,2023 年早已不属于乐观时代,那种火热的乐观情绪正在变得异常谨慎,最简单的例子就是,OPEN AI 目前的估值还不到 300 亿美元,要是在四五年前,它的估值很可能翻倍甚至更多。

当然,这一年注定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,比如智能手机行业彻底进入了下行通道,曾经被认为是出货量下滑主因的疫情因素剔除之后,大家只能面对严酷的现实:大家对智能手机已经意兴阑珊了。再比如阿里云开启史上最大规模降价,随后腾讯云也跟进。还有比如高通展示了在 Android 手机上本地运行的 Stable Diffusion(一种开源 AI 绘图工具)。或者是一些和互联网关系不大的,比如大家对于可控核聚变突然信心充足起来了……

当然,以世界之广阔,一年之悠长,类似的新闻年年有之,只看这些,2023 年又类似于万历十五年那样,不过是历史上平平淡淡的一年。

但如果时间维度拉长,我们回看 2023 年的时候,一定有两款产品在历史维度上留名:已经发布的GPT-4,和刚刚发布的苹果 Vision Pro 头显。

2023 不是任何「元年」,但因为 GPT-4 和苹果 Vision Pro 成为极为重要的一年。

智力实际上,GPT-4 是一个统称:可以取代部分脑力工作的 AI 工具。

比如,微软 Office Copilot,原本需要学习很久的 Excel 公式才可以实现的数据分析,如今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做到;原本需要一整天制作的 PPT,现在还是一句话的事儿。

▲ 很多人猜测这张《王者荣耀》游戏插画是 AI 绘图,人工修改完成

而不久前手游《王者荣耀》里的一幅插画也引起了不少玩家和画师的猜测:因为诸多细节上的不合理之处,让大家怀疑这是 AI 绘图,人工略微修改的作品。

一位游戏大厂的市场营销员工告诉爱范儿,类似的单幅海报插画,给外包画师的价格是 2-5 万元,有特别要求的还会更贵。

当然,还有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在进行 AI 工具测试的时候会发现,目前 AI 工具还不具备取代自己的能力,或者说没法很好地融入到自己的工作流。但是对自己再自信的人心里也明白,今天它不行,不过总有一天它可以,这一天也不会太久。

在多数打工人的视角看来,ChatGPT 等等 AI 工具不会让某种工作消失,但会让岗位需求锐减,少数精英加 AI 的工作模式使得原本是行业平均水平左右的人面临失业风险,而这些人又是行业的主流人群。

▲ 苹果的 Vision Pro 头显

然后,就是苹果 Vision Pro 头显的发布。

之所以这款设备被如此看重,是人们在智能手机之后,孜孜不倦地寻找下一个计算平台,一度人们寄希望于智能手表这样的可穿戴设备,但事实证明它的定位是没法干活也没法娱乐,智能手表能在交互上做的革新乏善可陈。

▲ 用最炫酷的 Vision Pro,做最枯燥的工作

智力盈余前不久去看广东美术学院毕业展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广东美术学院和腾讯合作的展区,主题是未来城市 WeCityX,在畅享未来办公,居住,出行场景的时候,还未踏出校园的学生展现了他们充满未来视角的展望:

一个毕业设计作品是 AR 眼镜,满足了随时随地办公的需求另一个毕业设计作品是未来工位,搭配 AR 眼镜,可以在工位上工作,锻炼,休憩还有一个作品是未来出行,在无人驾驶汽车里安排了工位,不开车可以,但得工作更早之前,在采访金山办公高管的时候,我问「AI 是不是让曾经是伪命题的移动办公成真了?」,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在手机处理表格是很多人的噩梦,在电脑上易如反掌的「把表格第三行和第八行互换位置」的操作在手机上会变得非常繁琐,但是如果是拥有「智力」的 AI,我们只需要说出来,在任何设备上,PC、手机、平板乃至智能头显,其效率都是一样的。

对于未来工作场景的设想,广美毕业生们都预判到了一点:工作如风,常伴吾身。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
其实是我们离信息和智力这两个处理工作的要素越来越近了。

皮尤研究中心不久前的针对美国成年人的一项调查研究结果表明,更年轻,更高学历和更高收入的人,使用 ChatGPT 更多。

我们没法准确预测,这群对 AI 持更开放态度的人,未来会因为 AI 变成什么样,但是「强者愈强」的马太效应确实无处不在的。

放宽到城市维度,城市核心地产的价格涨幅,往往大于郊区;城市经济增长和能源消耗水平也往往大于人口增长;城市经济增长的成果大部分被收入前 10% 的群体获得,当然,这个群体也会被城市增长的快节奏所裹挟,回到前面说的:工作如风,常伴吾身。

如果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增加一个地理纬度的话,那几乎可以肯定,位于加州湾区或者纽约的人,相比于五大湖地区铁锈带的人,更乐于使用 ChatGPT。

类似的认知领先在过往的例子比比皆是,如果在 2013 年左右成为第一批网约车司机,因为平台竞争和补贴等优惠政策,月入两三万很简单。现在的情况是,长沙三亚等多地交管部门发布预警,称当地网约车司机数量趋于饱和,不宜作为职业选择。

因为 ChatGPT 等 AI 工具有非常明显的「二象性」,这使得很多人对它们的认知并不清晰。

一家公司里面,最善于驱使他人智力的,一般是老板和主管,这种地位和分工,亦可能形成认知上的领先,比如每次当我对 AI 工具将信将疑,使用几次发现不过尔尔的时候,我的老板就会用亲身经历和实践以及结果告诉我:如果 AI 工具没给到你要的东西,不是它不行,而是你问得不对或者不够。

当我思考,为什么他总是可以从 AI 那里获得他想要的结果时,得到的答案有两点,一是他对 AI 的智力和知识有信心;二是他有丰富驱使其他智力的经验。

对于大多数贡献自己智力和体力的人来说,选择、驱使和利用其他智力,是一个全新的命题。

在以 BAT 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中,较为成功的员工可能是既聪明又勤奋的,最为成功的员工往往是再叠加一个「善于利用公司各种资源」的要素,这种资源往往就包括智力。

这种不平均自古有之,现代汽车功率大小所采用的单位「马力」源自蒸汽动力设备的出现,蒸汽机改良者瓦特测定一匹马一个小时可以转动磨坊转盘 144 圈,折算为一匹马每秒能够把 75 千克的水提高 1 米,即字面上的意思:一匹马的力量。

显然步行时候,人的力量是远不如马的,但古人达官贵人的马车有三四匹马牵引,还有时候,人是贡献马力的,比如给达官贵人抬轿的时候。

▲ 特斯拉 Model S

而现在最新的特斯拉 Model S Plaid 则能够瞬间爆发出 1000 马力的功率,这在古代是上千骑兵才有的力量,但现在一辆轿车就仅为 1-5 人服务而已。

美国学者和咨询顾问克莱·舍基在《认知盈余:自由时间的力量》中认为,互联网的产生和勃兴,源自于人类的认知盈余和分享精神。因为对这本书观点的认可,马化腾还给这本书得中文版进行作序,他认为「认知盈余」概念是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得以发展的时代红利,Facebook、Twitter、维基百科和微博都是基于此。

实际上,UGC (用户贡献内容)和 PGC(专业用户贡献内容)的概念和「认知盈余」一脉相承,当这一波 AI 浪潮冠以 AIGC 之名的时候,实际上印证的是 AI 能够贡献的「智力盈余」几乎是无限的。

每个人都有机会,拥有无限的「外部智力」。

对于这种新工具的认知差异,比自己步行和开特斯拉 Model S Plaid 的差异还要大得多,前者使用的不过是 0.1 马力不到,而后者能用到 1000 马力,前者的行进速度大概是 5KM/h,而后者可以达到 320KM/h。

在这一波 AI 浪潮中,受益最大的是英伟达,它的市值前不久一度超过了 1 万亿美元,成为首家市值超万亿的芯片公司,无论是 PC 浪潮中的英特尔,还是智能手机浪潮中的高通都未能达到这一成就。

▲ 英伟达创始人CEO 黄仁勋

前不久英伟达创始人CEO 黄仁勋在台大进行了演讲,在结尾,他是这么说的:

无论是什么,像我们一样全力以赴去追求它,跑吧!不要慢慢走。

不论是为了食物而奔跑,或不被他人当做食物而奔跑。你往往无法知道自己正处在哪一种情况,但无论如何,都要保持奔跑。

六七年前,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些 AI 领域创业者预言未来的人类借助外脑、外骨骼甚至机械植入和脑机接口,将会在智力和体力上产生巨大的差异,差异大到是物种和物种的差别。生物学上原教旨主义上的人类,或许迎来了终结。

▲ 近一期的《时代》封面

当时觉得不过是科幻场景,现在看来,ChatGPT 和智能头显的结合,已经趋近于外脑的雏形了。

没有发令枪,但竞速早已经开始,现在的情况是跑在最前面的人开始对拥挤在起跑线上的人开始大喊:快跑啊,不跑会被吃掉!

与我们在大学演讲惯常见到的「有人年少成名,有器晚成,不必急躁,做你自己」之类的鸡汤不同,黄仁勋的勉励近乎于「社会达尔文主义」的弱肉强食观点了。

至于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他认为,反应敏捷的企业将利用 AI 技术提升竞争力,而未能善用 AI 的企业将面临衰退。AI 将改变每一种工作,一些工作将会被淘汰,每个组织每个人都需要学习利用 AI 的优势。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 AI 从业者在高喊「平均已经终结」,人和人,组织和组织,会因为 AI 变得更不平均。

还是以汽车为例子,汽车不光是一种「体力盈余」的象征,拥有 1000 匹马的力量,也会因为算力(英伟达 Thor 自动驾驶芯片拥有 2000 TFLOPS 算力)、传感器(激光雷达、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的组合,远超人眼的感知能力)和算法以及大模型也能产生「智力盈余」,有智能驾驶和没智能驾驶的汽车,已经是两类产品。

手握方向盘的驾驶行为必将成为历史,就像我现在一个字一个字敲击键盘打出这篇文章的行为一样。

如果你认为人可以被分为「走路的人,自己开车的人,用自动驾驶到终点的人」,那么,人和「AI 智力」的关系,也将成为区分人群的关键。

ChatGPT 和苹果 Vision Pro 头显已经开启了「智力盈余」的时代,你可以不必拥有 Vision Pro,但必须拥有 Vision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